星辰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星辰生活网 门户 新闻 时政 查看内容

五中全会或将上演“京城十二开”

2015-10-26 08:51| 发布者: tianya| 查看: 89| 评论: 0

  当地时间10月21日,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访问帝国理工学院,他还为该校校长打伞,黑色的伞上印有醒目的“5.11”字样。

  习总之伞的有趣预示

  这真是一个有趣的预示:

  因为即将在下周一开幕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上,两大主题就与“5”和“11”有关。所谓“5”,就是要审议习近平时代的第一个五年规划“十三五规划”;所谓“11”,就是此次全会要追认开除11位中央委员会成员的党籍。

截至目前,2012年产生的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已经有18名成员落马,包括7名中央委员和11名候补委员。按照党内法规,对这些人开除党籍的处分,由中央纪委常委会(军方由中央军委纪委)研究并报中央政治局作出决定,再经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予以追认。1

  截至目前,2012年产生的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已经有18名成员落马,包括7名中央委员和11名候补委员。按照党内法规,对这些人开除党籍的处分,由中央纪委常委会(军方由中央军委纪委)研究并报中央政治局作出决定,再经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予以追认。

  2014年10月十八届四中全会,确认将李东生、蒋洁敏、杨金山等3名中央委员和王永春、李春城、万庆良等3名中央候补委员开除党籍。

  一年以来,又陆续有3名中央委员令计划、周本顺、杨栋梁,以及8名中央候补委员陈川平、朱明国、王敏、杨卫泽、范长秘、仇和、潘逸阳、余远辉被政治局开除党籍。目前尚未有作出处分决定的只有中央委员、福建省省长苏树林。假若他要在五中全会前夕被开除出党,那么五中全会将会上演空前的“京城十二开”,风头简直要盖过“金陵十二钗”了。

  “3+8”的反腐警示线

  不过,“3+8”的组合已经创下了中共党史上一次性开除中央委员会成员人数最多的记录。这条醒目的“三八线”,是重拳反腐的强有力体现,是一条极具震慑力的高压线、警示线。

  按照惯例,十八届五中全会在确认11位腐败官员开除党籍的处分之后,将递补3位中央候补委员为中央委员,填补令计划、周本顺、杨栋梁落马留下的空缺。

  去年四中全会递补了中央候补委员中排名前三的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国家宗教局局长王作安,陕西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毛万春为中央委员,补齐了因蒋洁敏、李东生、杨金山落马带来的缺额。

刘晓凯(图左)、陈志荣(图中)、金振吉(图右)
刘晓凯(图左)、陈志荣(图中)、金振吉(图右)

  所以,今次五中全会的递补席次就落到了排名第四至第六位的刘晓凯、陈志荣、金振吉三人。有趣的是,三人现在均任省委常委,且均是少数民族。刘晓凯(苗族)现任贵州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陈志荣(黎族)现任海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金振吉(朝鲜族)现任吉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递补中委的助推效应

  中共设置候补委员制度的初衷,是建党初期为了避免因中央委员牺牲、脱党、失联等原因导致法定人数不足进而影响中央全会及时召开的问题。如今,随着党内政治生态的机制化,这种问题其实几乎不可能发生。中央候补委员更多的意义是为了扩大中央委员会的代表性和覆盖面。因此,每届中央候补委员除了安排地方省市和中央部委副职人员之外,还会照顾到各大央企、高校、科研机构、少数民族等诸方面代表。能被选拔为中央候补委员,本身是一种组织上的政治信任和认可。

  从建国到改革开放之前,中共有关递补机制多有变化。自1983年中共十二届二中全会重启递补程序以来,至2014年十八届四中全会,30多年间,通过中央全会递补中央委员共有19次,总计32位中央候补委员得以递补。其中,克尤木·巴吾东曾在十三届九中全会递补为中央委员,十四大又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十四届七中全会再度递补为中央委员,是唯一两度递补的官员。

  对于这些中央候补委员而言,递补之后并不意味着必然会带来党政官职的晋升,其个人级别也并不因此而发生变化。但一旦递补为中央委员,就可以在中央全会上拥有选举权、被选举权和表决权,而在候补时期则只有发言权。因而对官员仕途还是有不可忽视的助推作用。

  在十二届至十七届递补的29人(不计十八届)里,递补之后在下一次党代会继续当选为中央委员的有杨泰芳、贾志杰、马启智、孙文盛、黄智权、艾斯海提·克里木拜、王正伟、杨传堂、王新宪、王学军、王建平等11人,另有3人在下一次党代会上当选为中纪委委员。

  而递补之后担任更高级别职务、或是虽平级却调任更重要岗位的有14人。譬如,杨泰芳后来由邮电部副部长升为部长,马启智由宁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升为政府主席,黄智权由江西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升为省长,贾志杰由甘肃省省长调任湖北省省长再升省委书记。

  而在2004年9月十六届四中全会上,时任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常委、政府副主席王正伟递补为中央委员,后来升任自治区政府主席,如今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民委主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中央新疆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多个要职。

  他是“递补”群体中迄今唯一跻身国家领导人者。

  十八届的三位“递补”者中,马建堂在递补之后不久升任国家行政学院党委书记,成为正部长级干部。王作安、毛万春仍然担任原有职务。

  少数民族时隔11年再获递补“门票”

  十八届五中全会将是改革开放以来第20次递补中央委员。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获递补“门票”的刘晓凯、陈志荣、金振吉3人都是少数民族。但这并非第一次同时递补如此多少数民族官员。1992年10月十三届九中全会递补的4人中,就有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丹增(藏族),海南省委常委、副省长王越丰(黎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常委克尤木·巴吾东(维族)3位少数民族,仅有的1位汉族也来自少数民族地区,即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李振潜。

  事实上,从十三届至十六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的第一位全部是少数民族干部。而自十二届恢复递补制度至十六届,连续五届的递补名单中,都有少数民族,并且从十二届到十五届,递补委员中少数民族还都占半数及以上。克尤木·巴吾东更是两次递补。这从另一个侧面也印证了设置中央候补委员在增强民族代表性方面的作用。

  截至十八届五中全会之前,30年来共有12位少数民族干部递补,分布在7个民族。其中,藏族、回族各3人,黎族2人,傣族、哈萨克族、维族、苗族各1人。

  递补者刘晓凯:与三任书记同列

  不过,从2004年王正伟之后,已经有十余年未再有少数民族官员递补。十八届五中全会将接续少数民族官员的“递补”史。

  目前排在第一顺位的刘晓凯将会令苗族人士增至2人。刘晓凯此番如转正,将成为十八届中央委员会中第11位“60后”中委,不过当中另一位“60后”中委苏树林实际上离出局只剩时间问题。刘晓凯也将成中委里唯一的省委统战部部长,这虽不是有心插柳,但可算为当前中央力推的“大统战”格局增色。作为贵州省委常委的刘晓凯,将与自己共事过的三任省委书记栗战书、赵克志、陈敏尔同列中委。递补者陈志荣:“传奇”仕途陈志荣今次若递补之后,将令“递补”群体的黎族人士达到3人,使得这一政治影响力并不甚高的少数民族与回、藏两大民族相埒。陈志荣与之前的两位黎族前辈,1992年十三届九中全会递补的王越丰和1993年十四届二中全会递补的王学萍,都担任过海南省副省长,而陈志荣、王越丰又都随后调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亦算巧合。

  陈志荣近几年的仕途相当“传奇”。2012年7月,已55岁的他由海南省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工作委员会主任晋升副省

  递补者金振吉:朝鲜族首例而现任吉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金振吉则是第一个“递补”的朝鲜族官员,并令朝鲜族成为第8个拥有“递补”成员的少数民族。在2014年8月原吉林省委书记王儒林调任山西之前,吉林省委常委班子曾出现“四世同堂”:省委书记王儒林与省委常委马俊清、金振吉、高广滨4人恰是从1987年到2000年前后连续4任共青团吉林省委书记,后任者都当过前任的副手。这也是中国政坛独一无二的一景。

  且王儒林、马俊清、金振吉都当过副省长;王儒林、金振吉都当过政法委书记,又曾分别当过延边州委书记、副书记;王儒林、高广滨都当过通化市委书记、长春市委书记;马俊清、高广滨都当过松原市市长;王儒林、马俊清分别当过四平市委副书记、书记。如此高的重合度,更属相当罕见。(大公网)

相关阅读

QQ|亲子|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辰生活网 ( 苏ICP备11031772 客服QQ:173633512

GMT+8, 2018-9-23 20:10 , Processed in 0.219513 second(s), 25 queries .

By: 星辰生活网

© 2008-2015 星辰中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