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星辰生活网 门户 新闻 时政 查看内容

深圳渣土怎么倒:高速建设下的废弃物处理隐患

2015-12-21 05:30| 发布者: tianya| 查看: 82| 评论: 0|来自: 综合

在原特区外的空地上,肆意倾倒的建筑垃圾堆起了小山,每当起风周边都会刮起“沙尘暴”。
在原特区外的空地上,肆意倾倒的建筑垃圾堆起了小山,每当起风周边都会刮起“沙尘暴”。

  这是去年10月深圳晚报一篇有关深圳余泥渣土倾倒问题的深度报道,封面标题“渣土倾城”,副标题“深圳建筑渣土放置危机”。

  深圳城市更新与基础设施高速建设,也带来了严重的建筑废弃物问题。似乎我们从一开始就失去了科学处理渣土的先手。相比发达国家提高使用回收率的做法,中国对建筑渣土的处理显然十分简单、直接。

  作者呼吁,深圳应在问题积重难返之前,改变现有的处理方式。这种先见和警告在今天看来并非危言耸听。

  12月20日11时40分左右,深圳市光明新区柳溪工业园与恒泰裕工业园附近发生山体滑坡。

  据《深圳特区报》报道,事发原因初步断定是临时余泥渣土受纳场违规作业,受纳泥浆漫溢,冲出山体,冲毁房屋,冲进靠近山体的恒泰裕工业园。

  深圳市光明新区管理委员会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经初步核查,此次滑坡共造成22栋厂房被掩埋,涉及15家公司。截至12月20日22时,失联人员59人,其中男性36人,女性23人。

  新闻辞典余泥渣土:余泥渣土是指新建、改建、扩建或拆除各类建筑物、构筑物、道路、管网及装修房屋过程中所产生的弃土、弃料及其他废弃物。按来源的不同,可以分为纯净土、新建筑物建设施工垃圾、旧建筑物拆除垃圾、道路改造垃圾、建设生产垃圾和装修垃圾等六大类。

  深圳的变化,并不是那种悄然发生、任由时光雕刻打磨的变化,而是一种被按了“快进”键的变化:人们在街上匆匆而过,车流焦急地停停走走,路边的建筑搭积木般纷纷拔地而起,国贸大厦、地王大厦、京基100、建设中的平安大厦,一座座高楼不停地刷新这个城市的高度;而在地底下,地铁线路正蛛网般越织越密、越织越远;城市居民们搬进一座又一座的新建社区,把车塞满地下车库;体量巨大的大型购物广场遍布各区,它们不仅向上而且向下拓展空间,除了拥有地下商场、往往还配备两层甚至三层的地下车库。

  城市中生活的人们,往往只会留意到城市的建设和发展,很少人会想到,修建地铁车站、隧道、建筑物地下部分,都会产生大量的渣土。根据深圳市环境卫生管理处提供的数据显示,深圳市目前年产生建筑废弃物达到3000万立方米,几乎可以填满3个梅林水库!这些数量巨大的渣土是怎么处理的,它们都去哪儿了?

  余泥渣土曾经很好处理

  2000年以前,深圳建设项目数量相对较少、规模相对小,待建地和低洼地广泛分布,余泥渣土排放基本平衡,甚至不需要另建渣土受纳场。

  总体说来,深圳的渣土处理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2000年以前):

  零压力

  2000年以前,深圳的建设项目数量相对较少、项目规模小,待建地和低洼地广泛分布,产生的余泥渣土完全可以在不同的建设项目间自行消化,主要用于工地“三通一平”中的土地平整、滨海地带大型工程的填海造地两个方面,实现了社会自发的余泥渣土排放平衡。

  例如当时的盐田港、大铲湾、滨海大道等建设项目,均解决了一些其他大型项目的土石方外排问题。政府部门完全不需要择址建设渣土受纳场,仅仅需要对渣土撒漏、违法倾倒进行管理。

  第二阶段(2001年至2005年):

  压力初现

  2001年至2005年,由于待建地逐步减少、低洼地带基本填平,盐田港、大铲港、滨海大道等大型填海工程也基本完成,不再需要土方,而国家也开始严格管制填海行为,原本由社会自发实现的余泥渣土排放平衡在这一阶段被打破。

  为了确保建设项目的顺利开展,由政府部门建设的渣土受纳场此时开始出现。当时主要有龙岗中心城(50万立方米)、塘朗山(432万立方米)、西乡(90万立方米)、成坑(120万立方米)4个受纳场。这一阶段,余泥渣土的处置在政府相关部门的安排下,并没有形成太大压力。

  第三阶段(2006年以后):

  压力山大

  2006年以后,深圳进入了余泥渣土排放难的阶段。

  2006年,龙岗中心城余泥渣土受纳场填满封场并被征用为大运会场馆建设用地;2007年,宝安西乡、南山塘朗山受纳场三期工程均使用完毕。而此时深圳申办成功第26届大运会,相关场馆正如火如荼地建设;深南路、北环大道、滨海大道等道路大面积进行改造;轨道交通二期工程——1号线延长线、2、3、4、5号线集中开工。余泥渣土排放难的问题在原特区内外全面爆发,甚至对深圳市的社会经济、城市环境、交通安全造成了严重挑战。

  市环境卫生管理处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2007年全市产生的各类余泥渣土是950万立方米,这一数字因轨道交通二期、三期工程的建设被一再刷新,如今已经达到年产生3000万立方米数量。

  在相关部门的各类文件里,“井喷”一词成了描述余泥渣土数量的固有搭配词汇。导致余泥渣土数量井喷的最直接原因就是轨道交通建设。当人们享用便捷的地铁交通时,估计很少有人会去计算,建一个地铁车站、挖一公里地铁隧道要挖掉多少方的土。

  深圳的地铁站通用尺寸为190(米)×19(米)×20(米),这些挖出的土方再乘以1.2的松散系数,可以计算出一个地铁站所产生的土方量达到8.7万立方米,用20立方米一车的泥头车要运4350车次!而直径6米的地铁隧道,一公里(双向)要挖出土方6.8万立方米,需要运3400车土。例如地铁二号线的建设,开挖的土方就达到540万立方米。

  而房地产在这一时期快速发展,楼盘开发数量激增,汽车保有量的增加又使得无论商业还是住宅地产均需要配备足够面积的地下车库,开挖的土方也大大增加。

  如何处理这些数量巨大的余泥渣土,成了相关部门头痛的事情。

 


  受纳场如今捉襟见肘

  深圳仅有的9座受纳场,根本无法满足轨道交通、旧城改造、再加上遍布深圳的地产开发项目所产生的余泥渣土,这也直接导致偷排乱倒现象猖獗。

  如果你乘车沿福龙路向北行驶,穿过横龙山隧道后没走多远,一定会看到“壮观”的一幕:一辆辆泥头车沿右侧车道排成一列,延绵一两千米。这些满载渣土的车正排队等候着进入部九窝受纳场,在百度的卫星地图上,可以清晰地看到这条长长的车龙。深圳的福龙路,也许是全国唯一一条专门为泥头车划出车道的城市道路。

  在此之前,政府提交人大审议的仅是一般公共预算。刘鲁鱼认为,在人大代表们的多年监督之下,深圳这本账已经“比较干净,不容易出大的问题”。

  深圳市财政委9月中旬公布的2014年政府决算报告显示,政府在过去一年中的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266.6亿元,用于公共服务、公共安全等19类支出项目。

  而“全口径”中的另外一大块,是主要由土地和房地产收益形成的政府性基金:在2014年收入686.6亿元,支出215.9亿元,大多用于土地整备和基础设施建设,至2014年底结余416.5亿元。

  部九窝如今已经开发到第二期,设计库容3800万立方米,这个体量巨大的受纳场和库容800万立方米的西部沿江土地平整工程,被指定只受纳轨道交通弃土。目前深圳轨道交通工程建设全面开花,这两处填埋场预计也只能应付今明两年的土方。

  目前,深圳市共有9座受纳场,设计总库容约5000万立方米,分别是龙华部九窝二期、宝安区西部沿江新城(一期)土地整场平工程、龙岗南约积谷田、光明玉律、红坳和凤凰,龙华新区黎光受纳场、坪山新区田心甘角落、大鹏长荣。

  而轨道交通、旧城改造、再加上遍布深圳的地产开发项目所产生的余泥渣土,令这些受纳场捉襟见肘。这一矛盾直接导致的两个后果就是:一、偷排乱倒余泥渣土的现象猖獗;二、出现设置非法受纳场牟利的个人或小团体。

  偷排乱倒一度猖獗

  在道路上倾倒渣土的行为多发生在半夜、灯光昏暗甚至没有路灯的地方,给过往的车辆行人造成了巨大的安全隐患。刑事制裁有效遏制了偷排乱倒猖獗现象,不过也令违法者更加孤注一掷。

  原深圳二线关外是偷排乱倒余泥渣土的重灾区。这些泥头车有的把渣土倾倒到路边空地,有的干脆直接倒在道路上。宝安区一名环卫工人对这一行为愤怒不已,“他们开的都是自卸车,动动开关就把一车土倒在这里,我们却要动用十几个人在日头下铲半天土。”由于环卫只有小型货车,往往一泥头车的土方,他们要来回拉七八趟。

  在道路上倾倒渣土的行为多发生在半夜、灯光昏暗甚至没有路灯的地方。路面上凭空出现一堆土,给过往的车辆行人造成了巨大的安全隐患。而到了白天,如果不及时处理,又会造成严重的交通拥堵。

  泥头车司机之所以偷排乱倒,一则省事、二则省钱。据了解,原二线关外不少临时受纳场一车土往往收取二三百元,倒在半路,对泥头车司机来说不仅省了这笔费用,还省油、省时间,可以“多拉快跑”。而他们被执法部门截获后,往往也只是扣车罚款了事。

  近两年,深圳市相关部门对泥头车偷排乱倒、交通违章等现象进行了整治。2013年,城管、交警部门在福田区、龙华新区等连续破获数起建筑废弃物运输车辆偷排乱倒的重大案件,其中,宝安区法院以破坏交通设施罪分别判处2013年3月27日在福龙路冷水坑高架倾倒建筑垃圾的刘某平和同年3月30日在龙华和平路倾倒建筑垃圾的付某富有期徒刑3年,这在全国属首例。刑事制裁有效遏制了偷排乱倒猖獗现象,不过也令违法者更加孤注一掷。

  今年3月,宝安沙井锦程路的执法现场,一辆泥头车突然启动车辆准备逃逸,结果从一名倒地的执法队员背部碾过,致使其不治身亡。

  非法受纳场逐利而来

  原特区外地区时不时地会冒出一些小规模的“地下”受纳场。不仅有来自深圳市内的渣土在这里倾倒,连东莞一些泥头车也“慕名而来”。这些受纳场往往在夜里进行倾倒,一夜之间能倾倒一两百车次,一车根据所载土方数量收费300元左右。

  事实上,在政府部门规划建设的受纳场之外,原特区外地区时不时地会冒出一些小规模的“地下”受纳场。在公明,规划建设中的公明水库库区曾经是泥头车倾倒渣土的好去处,不仅有来自深圳市内的渣土在这里倾倒,连东莞一些泥头车也“慕名而来”。

  类似情况在龙华、龙岗、坪山等地并不鲜见,这些原特区外地区仍有有大片未建成区,一些社区私设受纳场,收费接纳淤泥渣土。为掩人耳目,这些受纳场往往在夜里进行倾倒,一夜之间能倾倒一两百车次,一车根据所载土方数量收费300元左右。这些受纳场尽管很多都是夜里才收纳渣土,但往往动作迅速,有的甚至几个月内就填满封场。

  光明新区相对地广人稀,成为泥头车乱倒余泥渣土的重灾区。2012年、2013年泥头车乱倒现象猖獗时期,光明新区不少偏僻道路的路边甚至路面,时不时就可看到乱倒的土堆或建筑垃圾。

  为了保护国土资源,2013年6月,光明新区成立了国有土地监管中心,划片包干,由专人进行日常巡查,蹲点驻守,有效压制了泥头车乱倒、私设受纳场现象。

  但在利益面前,仍有人在打着擦边球“消化”余泥渣土。在公明某社区,一处基本农田改造项目每天泥头车奔忙不停,入口处凭票入场,据泥头车司机介绍,票据都是老板事先向场地方购买的。场地承包方则声称他们承包的是基本农田的泥土改良项目,需要接纳这些“优质土壤”。但是近一年的时间过去了,“泥土改良”仍在进行。基本农田改造过程中建设的部分排水沟等设施,已经又被填埋在泥土里。光明新区经服局农业管理科穆科长证实,该处的确是在进行“泥土改良”工序,但穆科长并没有解释为何排水沟等设施,已经又被填埋在泥土里,也没有说明该基本农田改造项目填埋的标高是多少。

  受纳场的选择有较高的环保要求,并不是随便选择一处低洼地就能受纳余泥渣土。余泥渣土的填埋会降低填埋地域的土壤质量,污染地表水、地下水。从直观的角度看,它会侵占绿地,恶化城市卫生环境,处理不当甚至存在滑坡、泥石流等安全隐患。有些私设的受纳场甚至侵占了国有土地,这些地块被堆倒渣土后,再次开发建设时,无疑将增加大量的成本。

  深圳晚报记者 陈龙辉

标签:

相关阅读

QQ|亲子|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辰生活网 ( 苏ICP备11031772 客服QQ:173633512

GMT+8, 2018-7-20 18:54 , Processed in 0.212988 second(s), 25 queries .

By: 星辰生活网

© 2008-2015 星辰中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