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星辰生活网 门户 新闻 时政 查看内容

私募大佬徐翔或关在青岛乡下 记者赴看守所采访

2016-4-22 23:39| 发布者: tianya| 查看: 24| 评论: 0|来自: 综合

  在长达近半年的时间里,前私募大佬徐翔被捕后的去向一直成谜。资本江湖并不会遗忘他。许多人和秘闻君一样想知道:徐老板还好吗?阿玛尼白大褂被他穿去了什么地方?

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告“出卖”了这位昔日股神的近况。近日,泽熙系所持的多家上市公司宣布股份被轮候冻结,其中,华丽家族称“青岛市公安局已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送达了《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

  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告“出卖”了这位昔日股神的近况。近日,泽熙系所持的多家上市公司宣布股份被轮候冻结,其中,华丽家族称“青岛市公安局已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送达了《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

  似乎没有太多人关心“轮候冻结”的消息,市场第一时间捕捉到的重点是:徐翔在青岛。

  前几天,“秘闻君”得到一条“秘闻”:徐翔目前关押在距离青岛市区超过50公里的某偏僻看守所。根据秘闻君本周的实地探访,昔日沪上大佬、叱咤江湖的股神徐翔,眼下很可能呆在这样一个地方。

(有传言称,徐翔目前被关押在这座看守所内。图为看守所门外)
(有传言称,徐翔目前被关押在这座看守所内。图为看守所门外)

  从青岛市下辖某市中心打出租车到这家看守所,出租司机拒绝打表。“一口价,为啥?太偏僻了啊!”驶出城区后,沿路多是农田。

  这里是名副其实的农村,不会让人与徐翔曾经生活的那个上海滩产生任何联系:看守所被三面农田环抱,附近庄稼生长正盛。秘闻君分别试着向看守所前后各走出约一公里,无法找到任何饭店、加油站、诊所、甚至小卖部,也无法听到任何城市的声音。看守所矗立在周围大片寂静的农地中间,看上去就像一座孤岛。

  看守所大门临近一条偶有车辆经行的公路,需要等待很久,才会有唯一的一班公交车通向城里。

(看守所地处荒僻。图为看守所门前公路)
(看守所地处荒僻。图为看守所门前公路)

  4月20日,秘闻君以探访友人为由,登记进入了这家看守所。这座看守大概有一所普通中学的面积大小,围栏上用带着锯齿的铁圈环绕,看守所办公区为砖红色,监区则拥有灰色的大门和围墙,监区上方是一座可用以监视的塔楼。

(看守所内,“监区”的灰色高墙和大门)
(看守所内,“监区”的灰色高墙和大门)

  秘闻君向监区窗口的工作人员称,想知道一位朋友是否关押在这里,工作人员慷慨地表示没问题,“他叫什么名字,我给你查。”秘闻君曝出“徐翔”名字后,工作人员的手突然停在了键盘上空,警觉的眼神隔着玻璃扫射过来:

  “你是谁?你是他啥人?

  ”秘闻君称“朋友”。

  工作人员一改起初的爽快,板起脸来:“不行,除非是亲属”。

  秘闻君继续扯谎:“亲属没有收到拘留通知书,托我打听。”

  工作人员说:“不可能。”

  “那到底里面有没有这个人嘛?”秘闻君坚持不懈。

  “不给你说。”工作人员强硬拒绝。

  “我来交生活费的。”秘闻君锲而不舍。

  “你让他亲属来。”工作人员毫不动摇。

  看守所附近村庄有村民告诉“秘闻君”,年后有段时间,曾经听说家门前这座小看守所有“大人物”被关进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啥大官被抓进来了,青岛市的领导们都过来看。”但村民并不知道是“什么大官”,也没有听说过徐翔这个名字。

  4月20日是这座看守所一月一度的“亲属会见日”,焦急的家属们挤在大门口等待门卫喊到自己的名字,这意味着他们能够和关在里面的丈夫、儿子、父亲、兄弟见上几分钟。

(亲属会面日,陆续有在押人员的亲属来到看守所门前)
(亲属会面日,陆续有在押人员的亲属来到看守所门前)

  在漫长的等待里,这些陌生人们彼此交流着自己的故事:

  “你们是啥事?

  偷了还是抢了?”

  “不是,网络诈骗。你们呢?”

  “抢。”

  “秘闻君”跟着被允许探访狱中亲友的人群,混进了接待登机处,在等待亲友见面的名单中,秘闻君并没有看到徐翔的名字。

  当地一位律师经过“查询”后告诉秘闻君,可以确定的是“徐翔”案尚未进入检察院和法院程序,目前应该仍然处于公安侦查阶段。据了解,在公安侦查阶段,除了该案受托律师之外,其他人和亲友都无法会见当事人,也基本上无法为其取保候审。

  4月21日下午4点40,秘闻君再次来到看守所要求进行采访,门卫拨通了办公室主任的电话,代秘闻君向其转达了关于徐翔案件的采访意图,该办公室主任在电话里简要回复“不管”、“不知道”,并以“已下班”为由拒绝接待。

  “寻找徐翔”的旅途至此中断。

  根据公开报道,徐翔与青岛之间关联很少。被在杭州带走的上海人徐翔,为何最后可能被关押在了青岛?

  事情得从8年前说起。2008年,徐翔父亲徐柏良以个人名义出资1.43亿元参与青岛双星定向增发,入围“2008年百强散户榜”第42位。徐柏良不喜欢长期持股,一个月甚至能操作十几只股票。外界一度猜测,徐柏良幕后的操盘手实为徐翔本人。

  根据公开资料,青岛的上市公司除青岛双星外,仅健特生物、普洛康裕、海信电器等10余家公司,但是这些公司都不曾出现过泽熙系的身影,也与泽熙无“肉眼可见”的关联。有司法界人士认为,徐翔案件的审理可能采取的是异地调查,很可能为的是“有效排除、预防审判干扰”。

  业内人士认为,徐翔一案在青岛审理的可能性比较大。

标签:

相关阅读

QQ|亲子|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辰生活网 ( 苏ICP备11031772 客服QQ:173633512

GMT+8, 2018-9-24 13:36 , Processed in 0.212053 second(s), 25 queries .

By: 星辰生活网

© 2008-2015 星辰中国

返回顶部